苦瓜酥

大概是一个沉迷男色的,又有些腐的,又很糙的,又喜欢动漫的,又爱逛b站的,又不怎么上qq和微信的,又喜欢看小说的,又没得看的时候会自己割自己的大腿肉产粮的,又有点神奇的女汉子。 o(*≧▽≦)ツ ~ ┴┴

     说说你们对最后一章的看法,是不是有一种“磨刀霍霍向作者”的冲动呢?_(┐「ε:)_

     说吧,你们是不是想看我写到婶婶老去的程度? _(:3 」∠)_ 

     看到你们留了一堆“交出番外”的留言,我决定在这里说一下,番外会有的,正文.......你们还想看?(被榨成干的苦瓜的凝视 (´・ω・`) )想看也不是不可以,就是..........超级难挤,最后一章也是能改的。

       要不直接让婶婶领便当?(* ̄∇ ̄*) 感觉我如果让婶婶领便当,她本丸里的刀刀们就要让我领便当了,现在估计已经帮我做好便当了。(咸鱼躺)

     

【刀剑乱舞】论在黑暗本丸生存的方法(75))(大概完结)

 又名:伪面瘫的日子

1.突如其来的脑洞

2.OOC,人物把握不好

3.逻辑躺尸,文笔躺尸,请勿喷,请多多包含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看~~~~~~~~~










       天渐渐暗了,模糊了少女的视线,尤其是在这种有浓密树叶遮这的森林,更是伸手不见五指,脚下的路也看不清了。

       这个情况,我还是暂时不会被找到的,他们也应该是分散在这片森林里找我的吧?当然如果他们有工具那就另当别论了。我还没有傻到升火暴露自己的位置,虽然有可能让付丧神们找到自己,可是究竟是他们先到达还是敌人先到达这就是个未知数了,这个赌局有点大,我还赌不起。当初就应该多看点‘贝爷的野外美食视频’,至少不会在这里迷路。  _(:3 」∠)_  

       我眯着眼寻找落脚的地方,无奈自身有点夜盲加上并不熟悉这个地方,简直是寸步难行,突然脚上被地上的百年大树根给绊了一下,幸好我反应迅速的扶了一把旁边的树干,然后摸到一种很陌生的触感,冰冰凉的,有鳞片的,长条条的......

       好,好像找到食物?只要去掉头就可以吃了,晚餐也没有吃,有点饿呢~~ (´・ω・`)  

       我一个反射反映就抓住它往后扔,头也不回的赶紧多走几步。

    “主公?”突然听到不远处一声喊叫声。

        前田小天使?我在这!ヽ(*´Д`*)ノ不对,你们进来干嘛?这里很危险的!快出去! ∑(っ °Д °;)っ

       其实夜战加竹林是短打胁的主场,可他们的练度并不高,如果在这里遇到那些人,他们也会很吃力的,何况这些人明确是想在暗中作掉我,这过程中顺便作了付丧神谁都不知道的,这太亏了。

       我听到身后有另一个脚步声,明显不是自家宝宝们的,不敢出声,只能尽量小心不发出声音的向前田走去。

        快点再快一点,要快点赶到他身边,让他去告诉其他人离开这里,或许......或许需要重新找一个审神者了.......

       古话有句话说:欲速则不达。而我是相反的,当我不小心踩到一节枯木发出声音时,我就知道我暴露了,身后的脚步声变快,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边跌跌撞撞的跑,一边大喊着:“快跑!!!!不要理我!快通知其他人回本丸!”

     “主公?!”前田一听到少女的声音后,完全没有思考她说的话就赶紧过去。

       卧槽!这脚步声不对呀!宝宝不听话等我回去后一定要把他吊起来好好教育一下!简直是......不乖!(╬▔皿▔) 

    “快跑!”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杀气越来越重,我开始有点方脚步紊乱,不管不顾的往前冲,然后迎面撞上向自己跑来的前田,两人绊在一起重重的摔倒在地,身后的人也抓紧机会赶上。

       我还倒在地上缓不过气,抬头看到前田握着自己的本体对上一直追着我的猥琐男。

    “我必将竭尽全力守护您的!”前田握着自己的本体进入作战状态,警惕的防着这个追着少女的男子。

       不是,你赶紧跑没必要多送一个人头,如果你出事了,你哥是要掀了天的,我也无法交代。_(┐「ε:)_

      男人挑眉,抽了出自己带的打刀毫不留情的砍向前田,前田凭借着短刀的优势敏捷的躲过这一刀,反手就回一刀,但因为本体的短只能近身战不断的靠近男子进行攻击,逼得男子直退,但终究是练度不够,躲过几次男子的攻击后不慎被一脚踹到,摔出几米开外。

      真是的,我都说了.......快跑,何必如此.......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是无法眼睁睁的看着男子上去给前田补刀,我身体自动反映,爬起来冲向男子,用身体去撞击他,让他失去平衡踉跄一下,蹲下身捡起被前田甩开的本体,一个矮身上前准备反击。

       当一个人恐惧到一定的程度后,就会萌生出一种强大的勇气,这种勇气足以有机会反败为胜。

    “主公,太乱来了!回来!”前田捂着被摔伤的胳膊站起来,伸手去抓她的衣角打算阻止少女,然而她已经冲了出去,扬起的衣角蹭过他的手,然而他并没有抓到。

       脑子听不进话语,拿着短刀就冲向男子,愤恨的向他的腹部捅去,他太手就要给我一刀然而他没有预料到我会用滑铲,让他空了一刀,短刀按照计划的送入他小腹里,局势已定。

       男子缓缓倒下,我也软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颤抖着手拔出插在他腹部的短刀,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温热的血迹,先歇会在去归还本体,可是头一阵阵的晕,腹部似乎也有些疼痛,低头一看。

       啊......刚刚闪过的一点白影是暗器呀...... _(:3 」∠)_ 

    “主公,您还好么?!血!”前田一脸慌张的扶着缓缓倒下的少女,结果在她的腹部摸到一手温热的液体,举高手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了一片血红。伸出去的手没有抓到少女的衣角,换来的是她的一手血,人类有多脆弱他也看多了,只是心里从未像现在一样,感到要窒息一般的难受。

    “还行......”就是有些......累,眼前的景象旋转着,缓缓变暗身体慢慢变凉,不甘心的闭上眼,耳边似乎有谁在抽泣的声音。

       现在是领便当的时候了.......么......

——————————————————————————————

       几年后的一个早晨。

     “主公,你又乱来了。”药研一副见怪不怪的看着被少女用书砸剩下一血的敌大太。

      “哪有?我只是一个打辅助的,完全没有被碰到哟。”我指指敌大太和我之间的安全距离。

        “........唉。”一队的付丧神被这位少女弄得没有办法,心力交瘁。

         我一脸无辜。

         那天被暗器捅了之后,我在床上躺了两天才醒来,还被强制在床上养伤,一步都下不了地,就这样瘫在床上听着他们讲的逸闻趣事,回想起但是我还以为要嗝屁了呢~没想到我的好姬友宓玲和嫣巧带着大部队杀到,救了我们。

       等我再次醒来就被她们联手念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哄走她们,本丸里的宝宝们一个个一脸严肃的围着我坐好,并一个个的念,就连懒癌也出奇的念叨了我几句。

       虽然我很想反驳,不过为了我的耳朵着想赶紧找了个“伤口痛”“累了”之类的话来躲过全民念叨。

       最后他们就给我定下规定:和敌军和可疑人员至少要保持3米以上的安全距离以及要一位付丧神跟着。否则不让出门。

      嘛~我是无所谓的,几年后我的远程能力更强了。









闹洞:

     “什么?听说我领便当了?”御倾婶婶一副要放假的表情。

     “是的,是的。”作者点头,递茶,敲腿。

     “甚好甚好。”婶婶学着三日月笑着说。

     “好好好,都好。”作者擦擦汗,无情的无视身后炙热的眼神,准备给自己做便当。

        众付丧神盯,表示还想加戏。

        作者表示:正文完结,想加戏就到番外去。


      谢谢小宝贝帮我画了御倾婶婶~~~感动!第一次有人帮我画,我很感动ヾ(´∀`。ヾ),很可爱哟!Q版很想戳一戳她(๑´∀`๑)@三七

      不过为了生命安全,还是不戳了,毕竟她手里还有“本体”在。

【刀剑乱舞】论在黑暗本丸生存的方法(74)

又名:伪面瘫的日子

1.突如其来的脑洞

2.OOC,人物把握不好

3.逻辑躺尸,文笔躺尸,请勿喷,请多多包含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看~~~~~~~~~

4.最近搬家呀~工作呀~时间不大够用,多多见谅~(说完就掀起太郎的袴,藏进去)









        宝宝们,我大概回不去了,能来接一下我么?_(:3 」∠)_

       我手里抓着换下来的衣服和江雪的袈裟,瘫着脸,警戒的盯着不断靠近的人们。

     “哟~这里有个落单少女呀,来和我们玩玩呀。”一个一看就是带头人的男子狞笑着靠近。

       对不起,丑拒不约,本大爷是你想睡就能睡的?( ̄_, ̄ )

       我抓着衣服不断后退,希望能原路返回,比起这些人来说本丸里的付丧神更加安全的样子,至少我还没有做出威胁到他们的事情,他们会看在大家相处过一段时间的份上救我的......吧?〒▽〒毕竟像我这般容易控制的审神者还是少见的吧?我应该对自己的价值多点自信呀!(ノへ ̄、)

    “诶,别跑呀。”男子身后的人赶紧截断少女的路,包围起她。

       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会......看起来并不是偶然,现在先逃出去再慢慢调查.......调查个鬼呀!我又不是什么高层审神者,我有什么人脉可以调查?! (╬ ̄皿 ̄)凸

     “救.......”许久没有求救的我在这一刻似乎已经失去大声呼喊的能力,就算身后有人突然抓住自己的手腕也喊不出。

     “不要害怕,我们会好好的疼爱你的。”男子的言语传入耳里,以往不堪入目的羞辱不断浮现在眼前,抓着自己的手似乎变成手铐紧紧的锁住自己。

       一次又一次,我烦了,你们......将会付出你们无法承受的代价。

       八个成年男子对一个女孩,结局如此鲜明,但是我要逆转结果。

       定一定心神,左手虽然被抓住,但是还是有空间可以挣脱并且反击,最佳逃生路线既然被截断,那么就只能直接深入森林,利用植物来甩开他们,甚至有机会反杀,虽然有可能永远的迷失在里面,可这是现在暂时最好的选择。

    “好啊,我们来玩玩,先放开我,我才能更加好的服侍你们,不是么?”强制自己牵扯出一个微笑,希望能使他们放松警惕。

    “呀,这可不行呢~况且这样你也能服侍我们。”男子笑眯眯的走到少女面前,伸手摸摸她的脸颊。

       啧,果真电视里都是骗人的,难道他们也看电视局,懂得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给你们脸,你们不要,这可不要怪我出阴招了。 (╯‵□′)╯︵┻━┻

       收敛了不大自然的笑容,后退一步靠在后面男子怀里,然后抬脚就给前面那个带头人一脚,直接踹在他的裆部,迅速用后脑勺撞向身后人的脸部,同时给了后面人一手肘完美的捅到他的胃。

      后面的人吃痛松手,去捂自己的胃,前面的人也暂时的丧失了行动能力,计算好时间的我,猛地飞奔出去。

    “追!不能失手!”身后传来怒吼声,催促着我加快步伐,不敢回头的拔腿狂奔。

      坐在本营里乘凉的三把太刀因为坐的地方靠近少女离开的地方,所以听到这一声,三日月收敛微笑,起身拍拍自己的衣物,拂去灰尘起身去和远处玩闹着的一期一振和短刀们汇合,江雪睁开双眼,收起佛珠拿起本体也起身,一旁的烛台切表现比没有这两位看起来那么冷静,抓着本体就要冲过去,被赶过来的一期一振给阻止了。

    “交给我们吧,天快黑了,又是在浓密的树林里,你们施展不了的。”短刀们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进了树林里。

    “不必太过担心,里面还有清光他们,但愿......”三日月垂眸,手搭在本体上摩挲着刀柄,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低声宽慰留在营地里的太刀们。

        时间悄然流逝,夜幕开始降临,少女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身后的人被甩掉个七七八八,可是还是有人在追,只要有人追我就不能停,就算是跑到快断气也不能停下,这是最后的机会。

       气喘吁吁的我现在脑海里想的却是:怎么全世界都是想着怎么怼死我?我能怎么办? (/"≡ _ ≡)/~┴┴






脑洞:

        “总要刁民要害朕!”御倾婶婶拿着“本体”/《日语大全》,和善的微笑。

         “例如?”作者嗑着瓜子坐在前排围观。

         “例如?就例如你呀,没良心的作者。就你爱搞事,就你爱搞事,就你爱搞我的事!”御倾婶婶拿着“本体”啪啪啪的敲打着作者的后脑勺。

          作者被拍晕在街上。







     这些天我只想说一个字:累。(瘫倒)

        或许你们不知道,其实我一直在暗中观察你们哟~( づ ωど)闲下来有空就看看谁给我点红心,谁给我留言,我都看着~无时不刻的在刷lof。
       (来自作者的凝视jpg)
       I *¯ㅿ¯*)

【刀剑乱舞】论在黑暗本丸生存的方法(73)

又名:伪面瘫的日子

1.突如其来的脑洞

2.OOC,人物把握不好

3.逻辑躺尸,文笔躺尸,请勿喷,请多多包含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看~~~~~~~~~

4.为将要高考的同学们疯狂打call,大家要加油呀!!!我会让我家的太郎和石切丸为你们祈祷的!*★,°*:.☆\( ̄▽ ̄)/$:*.°★* 










     说是修行,但是我从来没有修行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像上体育课一样跑跑跳跳就好了。

      吃完午餐的我呆萌呆萌的坐在树荫下,捧着江雪塞给我的解暑茶,围观他们自己的安排。

      山伏国广豪爽的脱了上衣就盘腿坐在瀑布下面,双手合十,平心静气。

      这是在干嘛?锻炼忍耐力,还是单纯的忍受不了这么热的天气才去洗澡的?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 ° ▽、° )

      胁差和打刀倒是跑到森林里,不知道在搞什么,后面还跟了把萤总和鹤姥爷。(作者一脸懵逼:一把太刀,一把大太他们进竹林干嘛?)

      藤四郎们和一期一振在空地上进行一对一的辅导,嗯.......其实就是玩闹啦~~(* ̄∇ ̄*) 

       我么~~和三日月,江雪,烛台切坐在一起,我特想问一句:你们热么?

       三日月的上衣,江雪的裙子,烛台切的外套还是很整齐的穿在身上,仔细一看发现他们连一点汗都没有,浑身还是清清爽爽的,身上的熏香也还在,连发丝也没乱。

      他们该不会是假人吧?( ̄△ ̄;)这种天,你们怎么做到如此清爽的?和他们坐在一起我都觉得破坏环境呀......要不溜?溜去哪里好呢?ヽ(✿゚▽゚)ノ森林里的打刀和胁差在训练吧?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去冲瀑布,算了,我又没有咔咔咔那么强壮的身体,小心被冲散架了。怎么办,我究竟出来干嘛的? (`・ω・´) (´・ω・`) 

       我擦了擦脸上不断滑落的汗,感觉自己整个人宛如一条要被烤干的咸鱼,动手把外套给脱了,露出贴在身上湿漉漉的T恤,用手做扇子给自己扇扇风。

    “咳。主公这样子容易感冒的,请去换一下衣服。”烛台切清咳一声,微笑说。

      换了也一样,待会也是会汗流浃背,肯定又会发臭的。_(┐「ε:)_

      说着扯起自己的领子闻一闻,并没有闻到汗臭味的我松了口气。

    “还是去换比较好哟,小姑娘。”坐在少女旁边的三日月笑眯眯的伸手戳了一下因为拉起领子而露出的一截白嫩嫩的肚子肉。

    “!”我被这一戳吓到蹦起来,一手捂着被戳到的地方,瞪着三日月。

       卧槽,爷爷,看不出来你是这种人呀,虽然你总是说‘可以可以,随你摸’但你也不必如此流氓呀! Σ(⊙▽⊙我还是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呢,你这样叫我怎么办?

    “啊哈哈~~~被小姑娘瞪了呢,呐~小姑娘还真是没点自觉。”三日月一副什么都没有做过一般挂着微笑,如平常一样的语气说着,双眼却盯着少女的身上看。

       什么?看什么?什么没有一点自觉?(・∀・(・∀・(・∀・*)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低头一看。

      今天穿的T恤是白色,今天穿的内衣是黑色没错,没有什么不对的......(脑袋断片中,请稍后重启)

       三日月见少女终于注意到,笑着收回目光,为自己整理被少女无意间坐压到的袖子,一点点耐心十足的抚平袖子上的褶皱。

       江雪左文字攒紧手里的佛珠,半垂的眼皮一直没有掀起过,干脆的解下自己的袈裟,随手一扔,完美的盖在少女的身上,遮住少女若隐若现的身躯。

       等被袈裟从头到尾的遮了个遍,我才缓过神,脸在袈裟的遮掩下慢慢变得通红,不敢掀起袈裟,只能呆愣愣的站着。

       被,被看到了,幸好老子身材还没到见不得人的地步,等等,现在是在想身材的时候么?!┴─┴︵╰(‵□′╰)总之,先冷静一下想想对策。 ( ̄▽ ̄") 

       坐在一边的三位就看到少女一直站在原地很久,然后突然动起来了,给袈裟调整一下位置,留出一条细缝看路,就这样慢慢蹭到自己背包旁边拽着背包就快速跑到树丛里。

    “主公,不要跑太远~注意脚下!”烛台切高声喊着,话音刚落就听到少女小小惊呼声。

    “是。”我摔倒在草地上,趴在地上回了一句。 _(:3 」∠)_

       听到回应的烛台切安心了一些,与三日月殿相视一笑,脱去袈裟的江雪左文字看起来轻松了一点。

       我坐在地上,披着江雪的袈裟,脑子开始运转,想来想去感觉哪里不对,等我换好衣服后才想起一个问题。

       流氓爷爷,难道这就是你戳我肚皮的原因?我怀疑你是故意的,我才不会被你忽悠了的!哼!你给我等着!(╬▔皿▔)






脑洞:

      “你戳了我的肚皮!”御倾婶婶一脸要代表正义消灭他的模样。

      “你坐了我的袖子。”三日月安然坐在原地,微笑说。

      “你看了我的身体!”御倾婶婶一脸要代表正义消灭他的模样。

      “你坐了我的袖子。”三日月微笑捧茶,小抿一口。

      “你......你......你流氓!”御倾婶婶一脸要代表正义消灭他的模样。

       “你坐了我的袖子。”三日月撑着下巴微笑说。

       “........”

         御倾婶婶“噗通”一声跪伏在三日月身边看了一声:“大佬,请放过我吧!!!” _(:3 」∠)_ 

        三日月微笑摸摸她的头,轻轻挑起她的下巴,眼里的新月倒映着少女的容貌,笑道:“乖~~~”

        被大佬的气势震出三米开外的作者和剩下的一众刀蹲在一边,强势围观。






        三日月戳婶婶的小肚皮可以解读为两种意思:1,戳一下她让她意识到男性的危险和专门刺激她,让她站起来。2.单纯想耍流氓
       (怕自己忘了这个举动含义,只能直接标在这里了~)

        我狠狠的挤出一小篇,希望不要嫌弃,下个星期大概要搬家,请做好准备~~ _(:3 」∠)_ 

       偷偷问一句:我的头像怎样~是不是很六~ o(*≧▽≦)ツ

     听说有人的头像和我一样,我就趁机换了个头像,感觉很配合我的名字呢~o(*≧▽≦)ツ┏━┓拍桌狂笑 

      本来想叉腰,不过有人又提醒叉腰对腰不好,我就咸鱼躺吧~(谁来接住我呀~~~~~~_(:3 」∠)_ )

突然立旗:如果我在5-4捞到野生爷爷,我就开车!人物不定。(如果按照毕业顺序来说,下一个是岩融,再下一个才是石切丸。难度很大呀……心疼婶婶(๑´∀`๑))
    

【刀剑乱舞】论在黑暗本丸生存的方法番外~(六一贺文)

1.因为要上班也不知道会不会断网,就强行6月1日了。

2.OOC,人物把握不好。(太郎和石切丸的短刀化)

3.逻辑躺尸,文笔躺尸,请勿喷,请多多包含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看~~~~~~~~~

4.粉丝群:644748271,欢迎粉丝荷各路大佬的加入,福利么.......可以随便撩我算不算?(挑眉)










       最近十分疲惫的我在昨晚终于好不容易找到时间睡觉,然而今天早上楼下不知道在干什么吵得很,没办法我撑着头爬起来,努力忍住几欲喷发的怒火收拾自己,然后气势汹汹的跑下楼。

    “你们!吵死了!!!!!”拉开餐厅的障子门,撸了一把头发,闭眼提气一阵吼。

      吵吵吵!闲着没事去干活呀!我要爆炸了哟~(╬▔皿▔)

      空气顿时安静了一会,然后又开始躁动起来。

   “主公!大事不好了。”长谷部冲到还困到睁不开眼的少女面前。

    “什么大事呀。”打着哈切,眯着眼睛,十分淡定的问。

    “主公,石切丸变成短刀了!”今剑噼里啪啦的跑过来。

    “主公,我家兄长也是!”次郎在远处高喊招手。

       什么?变短刀了? (⊙□⊙) 

       我猛地瞪圆眼,在餐厅里扫视,非常容易的找到端坐在一起的两位......正太!

        太郎身上的衣服随着他变小而缩水了,一切如常就是变的更加稚嫩,成年的太郎双眼是细长犀利的,还有眼角的红眼妆简直是噬人心魂,可是短刀化的他,此时睁着金闪闪的一双大眼,长长的睫毛,精致到想让我忍不住扑上去一把抱起。

       坐在太郎旁边的石切丸也是,穿着合身的内番服,一脸呆萌感,见到少女再看他,便一个歪头微笑。

     此生无憾......碎婶现场,安详嗝屁JPG。

      我遭受到来自两位御神刀的精神攻击,气顿时就忘了生,各种云里飘。

      我快步上前噗通一声坐到他们两面前,紧张的问:“你们的身体有感觉不对劲么?”

    “主公不必如此紧张,我等已经自己查看过了。”小太郎一脸正经,开口就是一个软软的正太音。

    “应该是主公您的灵力紊乱造成的结果。”小石切丸拿着御币,性子还是那么的温和,就是声音......太萌了,导致我有点脑子转不过弯。

    “主公最近太拼了,才会这样吧?”看戏老人组的莺丸捧着茶,看向少女。

    “看样子过几天就会好的,现在只能先保持这幅模样了,这几天就拜托主公照看他们了,自己惹出来的祸可要自己解决呀。”烛台切微笑靠近少女揉揉她的头。

       What?!天降福利?!我愿意! (/≥▽≤/) 

    “是!那么请两位暂时当我的近侍吧~”,面瘫根本绷不住,对于萌到心里的事物我总是忘了他们的本质,微笑着靠近并伸手揉了揉打击力还维持在85御神刀的头。

       太郎太刀和石切丸相视一笑,顺从的任由少女轻揉,眨着双大眼睛眼带笑意回答:“是。”

    “哈哈哈~~年轻真好呢。”一旁的三日月眼含深意,拉着袖口轻掩嘴角笑道,眼神却落在摸着石切丸头上的手上。

    “不要连自家兄弟的醋也吃啊,好歹是把主公拉向三条家。”今剑笑眯眯俯身在三日月耳边小声说,猩红的双眼紧紧盯着少女背影。

    “sa~先从喂食开始吧~”我猛地站起来,一手牵一个,让他们到主位旁边做好,又把他们的早餐端到他们面前,忙上忙下坐回主位,端起太郎的早餐,用筷子夹了配菜放在白饭上面,用勺子勺了饭菜,小心翼翼的喂到他嘴边,还很配合的发出“啊~~~”的声音,催促着太郎张嘴。

       太郎不知道为什么就脸微红起来,有些不自在的后退。

     “主公,我等只是身体变小而已,您这样做太郎殿会感到困扰的。”一边的石切丸拉拉少女的袖子。

      嗯????啊......是我太得意忘形了,太郎宝宝应该会不喜欢这样吧,这次就饶了他~o(*≧▽≦)ツ 

     “是。”稍微恢复理智的我,赶紧停止掉智商的行为,乖巧的放好碗勺。

        WWW~~~~小太郎脸红好可爱!~~~~~找个机会把他抱起来揉揉揉!让他们两体验一次被别人抱起来的感觉!╰(*°▽°*)╯ 

      太郎余光扫了正在微笑的石切丸一眼,坐正身子准备吃早餐。

       石切丸还是如平常一般温柔微笑,完全没有显露出他的私心,有时保持原样还是必要的,随便打破平衡可是会引起战争的哟。

       就这样早餐在暗流涌动的交流中度过了,少女毫无察觉的被抢了一番。

    “主公~我们要一起去桶狭间哟~(俗称:4-3)”经过各种辛苦锻炼等级练到62的打刀们表示想去那边看看有什么资源捡。

    “嗯......让太郎和石切丸跟着吧,我比较放心,记得给他们配上马哟~”我沉思着,改了出阵名单。

     “那么我们就出发了。”于是以清光小天使为队长带领着一堆人出阵了。

       我悠闲的坐在本丸的大院子,盯着大门,没想到过了两小时们又开了,首先进来的是两个正在飘花的正太,身后跟着一脸复杂的山姥切国广和清光,最后面的是骑着马还黄脸的大和守安定以及和泉守。

       ......心情复杂,你们究竟做了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出门的时候马在太郎和papa身下,回来就在打刀身下?为什么他们飘花,你们就黄脸了?......太难懂了.....( ° ▽、° )

    “大太刀的打击,短刀的速度,队员黄脸也是必然的吧?”清光一脸复杂的回想起刚刚在战场上,两位的速度和打击力,他们还没出手,两位就跳下马躲过敌方的远战攻击快速的结束了战斗。

        什么?!大太刀的打击,短刀的速度?他们是要上天呀,开外挂哦!极短来了也要扛不住呢~等等!没有经过他们同意摸了那么多次头,会不会被怼死哟......_(:3 」∠)_ 

     “嗯......辛苦了,去休息吧。”有点心疼打刀哟~就是莫名的想笑怎么办?

     “是。”赶紧回房去安抚受到伤害的内心。

        现场留下两位飘花的御神刀,我走到石切丸面前,微微弯腰,伸手快速的抱起他举高高~~

        石切丸有些不明白她怎么突然这样做,不过还是任由少女将自己举高,低头能看到少女满眼的满足,这一瞬间少女的模样就被他永远的记住忘不掉了。

       哇!!!!好轻呀!终于抱到了!轮到太郎了!(≖ ‿ ≖)✧ 

       我轻手轻脚放下樱花瓣要飘出暴风雪效果的石切丸,转身一把抱起一边呆呆的小太郎,也是一个举高高还来一个转圈圈。

    “主公,为何?”从来没有被抱起来的太郎有点不适应的扭扭身。

       因为你们可爱!引诱着我! (o ° ω ° O )

    “想让你们体验一下被抱起来被摸头的感觉,和短刀一样的待遇。”放下太郎揉揉揉~

    看看!我的借口找的那么毫无违和感!机智如我~~~ ( ̄y▽ ̄)~

    “soga......您可真是......”太郎对眼前的少女毫无办法,无奈。

       哇~~~~他们飘的花要把我淹没了!快来人!把我拔出去!






   脑洞~~~~没有~~~~你么自己想想哈~(可把我牛逼坏了,叉会腰先JPG)

    嗯~~~希望大家能踊跃评论,其实我很好勾搭的~(抛媚眼)

【刀剑乱舞】论在黑暗本丸生存的方法(72)

又名:伪面瘫的日子

1.突如其来的脑洞

2.OOC,人物把握不好

3.逻辑躺尸,文笔躺尸,请勿喷,请多多包含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看~~~~~~~~~

4.来自过气写手的诈尸。(偷偷爬走)

5.本来就撸到差不多的时候,电脑突然的重启让我要掀桌。(抓狂)

6.端午节快乐~~~~






     午餐在烛台切和歌仙的妙手下成型,大家分成几个团,围着火堆一起愉悦的享受着午餐,嘛~我是坐在短刀堆里,被短刀们各种喂食,时不时被药研喂一口已经挑好鱼刺的鱼肉,药研为什么会这样做呢?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鱼!好大的鱼!野生的鱼~~这是什么鱼呢?看起来好好吃呀~~╰(*°▽°*)╯ 

     我充满期待的看着眼前烤的香喷喷的鱼,身边坐着他们自己分配的刀,左边是药研,右边是想照顾弟弟们的一期一振,藤四郎们当然成为一个团,大家围着火堆坐成一个大圈,我混在一堆藤四郎里,充当一期尼唯一妹妹的角色~

     “大将看起来很期待今天的午餐呢。”坐在药研旁边的乱酱微微倾身看向少女。

     “嗯,没吃过这样的鱼。”我目不斜视的盯着插在火堆烤着的鱼。

     “诶~这样?”厚藤四郎新奇的挑眉。

     “啊......以前我还小的时候,还记得父亲带着我去小河里抓鱼,现在的河已经被污染了,基本没有什么鱼在里面了,有的话也不能吃。”我撑着下巴,盯着火堆回忆。

      “主公,我们先吃点便当垫垫肚子吧。”一期一振接过烛台切分发下来的便当盒,放到少女身前微笑说。

       便当!麻麻亲手做的便当!会不会有用番茄酱画个爱心呢? o(*≧▽≦)ツ

      “谢谢。”我点头道谢,迫不及待的打开便当。表情一僵。

       嗯......麻麻,你是不是瞧上这个出远门的机会给我塞一堆肉么?我是一个不吃菜会死星人呀!这满满的一堆肉是怎么回事?!我的愿望是能只吃菜饱而已,这么难么?onz

      一期一振微微一笑,转身去拿一大早给弟弟们准备的便当,弟弟们的便当由他准备是天经地义的,然后一个个发下去了。

      “哇!一期尼,你怎么给我那么多青菜啦~”乱打开了自家哥哥亲手做的便当,顿时就撒娇,里面的菜是他不喜欢吃的食物。

      “一期尼,我的也。”后藤藤四郎噘嘴。

      “一期尼......”此起彼伏的藤四郎叫声,他们意识到这件事并不简单,是一期尼的阴谋。

      “乱,上一次的洋葱没有吃哟~前田,西蓝花没吃完,后藤,胡萝卜也没吃完@#$%^&**$#@”一期一振游刃有余的微笑说出昨天的藤四郎们挑食留下的菜。

      短刀们瞬间就乖乖的,没说什么,盯着自己的便当面面相觑。

      可怕,一期尼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我连昨天晚上吃了什么我都忘了,你居然能准确的念出各个弟弟剩下的各个菜,我服气!不愧是弟控。( ° ▽、° ) 

      我默默的围观,甚至想把肉夹到一期一振的便当里。

    “主公,您也是,不好好吃肉身体会变得更瘦弱的,请不要把您的肉夹到我的便当里。”一期一振微笑着说。

      我被吓了一跳,抬头看向一期尼,发现他还是微笑的看着我,只好停止手上的动作。

     啧,偷渡不成功,他是怎么看到的?他刚刚不是转头去说弟弟的么?( ̄▽ ̄") 

    “再吃下去就胖了。”哼~本宝宝绝不投降的!

    “您现在太瘦了。”一期一振微笑着把自己的便当推开一点。

    “大家!我们来举行一次便当交换活动吧~”此路不通,我可以找别的路呀!本宝宝还有很多宝宝呢!<( ̄︶ ̄)>

    “好!!”此举引起藤四郎们的热烈回应。

      我趁着一期一振来不及阻止赶紧把肉分发出去,藤四郎们也很精灵的配合少女,把菜转移到少女的便当里。在一期一振的眼皮底下就这样收获了一堆菜。

    “嘛嘛~一期尼,这不是还有鱼么。”药研笑着对一期一振说,并和少女交换了他最喜欢吃的食物。

    “......只许一次。”虽然没有让弟弟们乖乖吃饭,不过能拉进弟弟们和审神者的关系也是不错的,只是......有点寂寞呢。一期一振微笑低头看着圈里唯一没有和少女交换的便当。

   “嘿~这是一期尼的份。”夹着最后的肉块飞速的放到一期一振的便当里,顺手夹走他的胡萝卜花花,然后坐回位置。

     一期一振愣了一下,随后展开笑颜,温声说:“谢谢。”对每个人都那么公平,这究竟是利还是弊呢?

    “大将,鱼可以吃咯。”药研把烤好的鱼放到暂时替代盘子的大树叶上,端到少女面前。

    “谢谢!”我迫不及待的夹起一块鱼肉喂到嘴里,鲜香的鱼肉在这一刻变得难以下咽,原因:细鱼骨太多。

       在他们面前我又不好意思吐出来,只能表情十分凝重的一点点扭出鱼骨。

     “主公,那个......这种鱼有很多鱼骨,要小心。”五虎退拿着五只老虎的粮食,一边喂一边说。

     “嗯。”用舌头感觉一下嘴里的鱼肉,觉得差不多了就一口吞,不过随后,喉咙的刺痛感告诉我,这团鱼肉里还藏着一根鱼骨。

       猛地皱眉,一手摸着自己的喉咙一手拿起水杯一阵猛灌。

       所以说我很讨厌吃有细鱼骨的鱼,无论多鲜美的鱼,只要是有细鱼骨我都是拒绝的,还记得以前被鱼骨卡住灌了一堆醋的经历,以后每次吃鱼要问一句:这鱼有没有细骨。这一次忘了,看看,结果就是这样。我会不会成为第一个被鱼骨卡死的审神者?这种死法真是捂脸见人呀......( * ̄▽ ̄)

    “主公!”藤四郎们纷纷过来,把她围在中间。

      “对,对不起,都是我......呜.......”五虎退放下粮食,到少女身边一脸要哭的样子。

      “不关......退退的事。”话都说不利索,喉咙的刺痛感微微缓解,大概是刚刚喝水把鱼骨冲下去吧?不管了先安慰我家的小天使吧,抬手揉揉五虎退的头。 

       “大将,张开嘴。”坐在少女旁边的药研第一时间发现少女的异样,站起身微微俯身,挑起少女的下巴。

       噗!药总,你这样很很霸道呀,好好好,我张嘴,您的气场太强大了,我听话不行?(´・ω・`)

       我乖乖张大嘴,不敢直视他的眼,斜视旁边的火堆转移注意力。

     “乖乖~嗯......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大将!下一次要小心点。”仔细查看许久的药研松开捏着少女下巴的手,揉揉她的头说,顺手端走少女的鱼。

        诶诶?!!我的鱼......算了,我也吃不了。

      “是,快去吃饭吧,吃完下午要修行哟。”我揉揉五虎退的头,催促藤四郎们赶紧吃饭。

   “大将真像个孩子呀。”厚藤四郎突然冒出这句话。

   “嗯?”我不明真相抬头看向厚。

   “没什么,开动了。”厚端起便当就吃了起来。

     干嘛,我的耳朵还很好的,能听到你说什么哟~( ̄▽ ̄")

   “来,啊~~”耳边传来药研的声音。

      我转头,看到他夹着一块鲜香扑鼻的鱼肉送到我嘴边,我瞪大双眼看着他。

     “我已经把鱼骨挑出来了,放心吃吧,啊~~~”药研微笑说。

     “啊~”我看着离自己嘴边越来越近的鱼肉,呆呆的张开嘴。

       直到鱼肉顺利的到达自己嘴里才回过神,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麻麻!!!这只药总在撩我!我要原地幸福升天了!!!!






脑洞:

     “嘿!一期尼,你家主公被你家弟弟撩了,你有什么想说的么?”作者泡在河边问一边的一期一振。

     “主公是弟弟们的,弟弟们是我的,没亏。”一期一振微笑,手上握着快要被捏断的筷子。

     “........”很有道理呀。作者想来想去总觉得有点不对,可是又找不出问题所在,只能看着远处被短刀包围的御倾。

      






   终于能赶在断网前完成了(累瘫)

   我开了个Q群,你们有兴趣就进来吧~可以花式表白,花式催更(你们催,我更了算我输),欢迎各路大佬的加入,平时就聊聊天,调戏调戏婶婶们。

    QQ群:644748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