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瓜酥

大概是一个沉迷男色的,又有些腐的,又很糙的,又喜欢动漫的,又爱逛b站的,又不怎么上qq和微信的,又喜欢看小说的,又没得看的时候会自己割自己的大腿肉产粮的,又有点神奇的女汉子。 o(*≧▽≦)ツ ~ ┴┴

【刀剑乱舞】论在黑暗本丸生存的方法番外(来自甜蜜蜜的新年第一怼)

1.突如其来的脑洞

2.ooc,人物把握不好

3.逻辑躺尸,文笔躺尸,请勿喷,请多多包涵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看~~~~~






      中国的新年我们会怎么做?当然是吃......不对!是穿新衣服~穿新鞋子~然后去爬山,至于为什么去爬山......门票可能买不起。(露出贫穷的微笑.JPG)

     “咳!明天是我家乡那边稍微重要的一天,我会去爬山,有人想去么?”不知道为什么,含糊的不跟他们说明天是春节,意思意思的在他们喝茶休闲时间说了一下明天的自己进程,别到时候找不到人。

       呀......就算人在本丸,还是想过春节呢~那群付丧神估计也不会过中国节日,先不说他们会不会跟我去玩或者跟我过节,可能会不适应,单是我要穿新衣服打扮一下出来见他们,就感觉害羞到窒息,不是说笑的,真的,很.....奇怪。_(:△」∠)_嘛~他们没有人跟着我很有可能爬会山后,逛去小食街一路吃回本丸,超级大满足。(๑→ܫ←)

      茶室突然静了下来。

      我心里打着小九九,没有听到有人出声,感觉非常愉悦,准备拍拍屁股溜人,然而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搅乱了我的计划。

    “大将说的是中国一个名叫‘春节'的节日么?”药研坐在榻榻米上,伸个懒腰。

     少女一下子僵住,刚想放下去的茶杯稳稳的停在她手上。

    “‘春节’是什么?”乱藤四郎一脸感兴趣的坐好等待兄弟们的解释。

     少女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盯着茶杯的眼睛偷偷瞄了周围,似乎准备随时跑人。

   “相当于我们这的正月 しょうがつ,唔,非常重要的一天呢~”坐在少女旁边的莺丸给短刀们解答,并抿一口茶。

    “莺丸殿知道很多呀。”药研看了一眼浑身上下上发着不淡定气息的少女,挑眉。

      莺丸不动神色,微笑,平稳的端茶暖手。

    “主公,这么重要的一天不是用‘稍微重要的一天’形容的吧?”一期一振无奈的端着盛满小零食的盘子放在少女面前桌子上,顺手揉揉她的头,轻声说:“主公请多信任我等呀~”

      不不不,这不是信任不信任问题,而是我真的很害羞呀,果真我还是无法承受太多人的目光,压力好大的说。 (* ̄△ ̄*) 

    “主公好狡猾!是想一个人过节日对吧?”比较粘人也很会撒娇的乱把手搭在少女肩膀上,不满的晃晃她。

       诶?!乱宝宝不要晃,杯子里的茶要摇出来了呀!(o゚ω゚o)乖啦~话说,我表现那么明显?明明是个面瘫脸呀......_(: 」∠)_

      “爬山么?主......主公,我能跟着去么?小小老虎们会保护你的。”五虎退抱着两只乖巧的小奶虎蹭着少女的手臂坐下,他知道这位少女总是无法拒绝短刀们的撒娇,平时连打刀们的要求都极少驳回,况且现在是短刀。

       乖啦,去爬山没有什么危险的......吧?似乎上一次也是爬山被小人偷袭了...... ( 。 ▽ 。) 

    “如果能和主公到外面玩,感觉会很开心呀~”秋田藤四郎那双和天空一样颜色的眼睛充满期待的盯着少女。

       嗯!如果能和我出门,不能保证你玩得开心,不过肯定会保证你吃得高兴!(。・`ω´・)不过看着他们兴致勃勃的样子实在是狠不下心去拒绝他们,而且老年组看起来也兴致很高的感觉,推不掉了。

   “那个......我其实有发出邀请的。”我快速放下杯子,避免衣服被茶水溅满身的情况发生,随手揉揉五虎退的头。

     短刀们欢呼一声,纷纷去抱少女,少女招架不住被扑倒和短刀们玩成一团。

     那边在玩闹,这边的长谷部,烛台切,歌仙等人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明天要用的东西。

      那些上了年纪的爷爷辈太刀微笑看着少女和短刀玩闹,喝茶。

       隔天,少女起床洗漱完毕,打开门第一眼就见到乱和次郎,他们看了一眼她身上穿的‘新衣服’后,果断一人一手把少女拖回房间关上门,随后从房间传出少女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声“老子不要穿裙子呀!!!!!!!!!!”

       坐在本丸某一角落却清晰的接收到少女嚎叫声的清光一脸复杂的想着,他主公怕不是个男的。

     “哈哈哈哈~~~~看起来新的一年气势不错哈哈~~~~”一身华服穿戴整齐的三日月捧茶,望天欣赏美景,耳边充斥着少女元气一吼的声音,袖袋里放着给少女的压岁钱。

      房间内,乱和次郎拍拍手,满意的点头。

      为什么,为什么是裙子?裤子不好么?运动衣不好么?嘤嘤嘤嘤.......+▽+

       是的,我又被套上裙子,现在感觉胯下生风,凉飕飕没有一点安全感,双手不自在的去捂住露出来一半的大腿,双腿夹得死紧,都快夹出个x型。

       在乱和次郎眼里的少女是这样的:少女上衣是带着兔耳帽子米白毛茸茸卫衣,下身穿着格子百合裙,一头乌黑秀发因为她的低头纷纷滑刀胸前,双手慌张遮掩鲜少露出的大腿,明明是面无表情的脸,但从她一双会说话的双眼能看出她的窘迫和不安。

     “这,这样怎么爬山呀?”我的表情都要碎了,这裙子是我能穿的?怕风一吹,裙底都要公之于众了。

    “主公呀~你看看现在几点吧。”次郎指指挂在少女床对面墙上的时钟,时钟显示现在是中午11点。

      “啊......为什么不叫醒我?”糟糕,答应要去爬山的!现在看起来是准备吃饭呀。

      “主公最近太拼了,所以我们决定让你多睡一会,sa~~~主公,我们去找老爷爷们咯~”乱牵起少女一只手,拉着就要出房间。

     “什,什么?找他们干嘛?”没听说过他们也要去玩呀?我云里雾里的被扯着走,当然还有一只手微微挡住双腿间。

     “要压岁钱~主公收好了~人家的就先给你了~”次郎拿出一早准备好的小袋子一把塞进少女手里。

     “第一份拿到了!主公我们出发!!”乱扯着少女赶紧去亮相。

       我一手捧着装有零花钱的小袋子,一手被乱扯着,裙子随风微微飘扬。

       小裙叽!小裙叽!要飘起来了!

       在下到一楼的楼梯口,就遇见了一期一振。

    “谨祝新年主公......那么,接下来我该给弟弟们发压岁钱了,唔,妹妹也有的。”看少女的衣着,在看看乱和跟在身后的次郎便明白一定是自家弟弟又捣蛋了,一期一振拿出两个小袋子,温柔的揉揉乱和少女的头,送出去。

   “谢谢一期尼~”乱拿到压岁钱后露出大大的笑容。

    “谢谢一期尼。”拿了压岁钱后,嘴角微微一勾,回报于一期一振一个浅浅的微笑。

   “好的!第二个压岁钱拿到了!”乱拉着少女继续前进。

    “嗯。”我任由他拉着自己前进。

      很有趣的样子!小裙叽也不是那么重要的样子,嘛~有点习惯了呢~(/ω\)  

       我们绕着本丸走了一圈,这一圈,在转弯处遇到见人就发压岁钱的髭切和抱怨自己兄长太阔绰的膝丸,在厨房门口遇到就算新年也要去吓人的鹤丸,在走廊遇到叮嘱少女享用美食要注意身体的烛台切,路过来派的部屋时遇到要审神者发压岁钱给他的明石,在路过田地的时候遇到和睦的左文字一家,遇到很多很多人但他们都无一例外的塞压岁钱。

     “呀~~好久没有感受到这么热闹的气氛,嘛~这是你的压岁钱。”最后在三条的部屋找到正在喝茶的三日月,他笑着拿出带着体温的小袋子交给已经满手都是压岁钱的少女。

     唔,这种日子爷爷倒是老实了不少呢~( ̄ω ̄)

  “谢谢老爷子。”我拿着温暖的小袋子,皮一下。(/ω・\)

   “哈哈哈哈哈~不用谢,不过最好多穿一条短裤哟,看到了呢~”三日月微微抬袖掩唇笑道。

     难怪感觉少了什么,乱酱,你家祖传短裤可否借一下?_(:△」∠)_







小脑洞A:

           “老子不要穿裙子!!!!!!!!!!!”御倾婶婶咆哮。

           “我怀疑咱们的审神者是男的。”付丧神陷入沉思。

           “如假包换,是女孩子。”乱和次郎站出来证明。

           “那么问题来了,你们.......是不是.........有没有.........”作者在旁边煽风点火。

            “没有,不是,别乱说。”乱和次郎否认三连.JPG

              现场气氛些许微妙中,修罗场开始.JPG



小脑洞B:

           “皮这一下开心不?”三日月微笑喝茶。

           “再也不敢皮了。”御倾婶婶乖巧正坐,向大佬低头.JPG

            作者偷偷去三条部屋,把三日月大佬的衣服换成小裙叽,计划通.JPG

          10分钟后,作者被三日月大佬撵出来,跟着在御倾婶婶一起正坐,乖巧.JPG





       喜欢就点小红心,留言评论,如果有错别字欢迎小天使们指出~~~(来自手癌晚期的作者)


大家!新年快乐!!!!!!(到处撒欢jpg)

【刀剑乱舞】论在黑暗本丸生存的方法番外(来自冬天的暴击)

1.突如其来的脑洞

2.ooc,人物把握不好

3.逻辑躺尸,文笔躺尸,请勿喷,请多多包涵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看~~~~~










      冬天是最容易屯脂肪的时候,原因很简单,过年嘛~肯定会好酒好菜好肉伺候啦~加上谁都不会喜欢在下雪的天去运动跑步的,那么问题来了,脂肪会屯到哪个地方呢?

       夜晚,吃完一顿丰盛的晚餐后,面临人生大问题。

       我捏了捏自己腰间的小肥肉,又掐了掐大腿,感受到柔软的......脂肪。

       这......这是传说中的肥肉?!!!想不到我居然有机会长肥肉?果真是日子过得太好了么......不管了都是烛台切的锅!冬天过去,万物复苏,正是秀身材的时刻,居然就长胖了!!!!Σ( ° △ °|||)︴ !

      我揪着自己的脸在镜子前揉捏,左看看右看看,发现皮肤经过这段时间的温养,变得无比光滑水嫩,都能反光了。

      突然想起一句话:猪肥了,是时候宰了......

   “躲不掉,逃不过,只能面对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拿起笔纸写下身后事(划去)减肥计划。

       明天!明天吃完早餐就跟咪酱说一下吧,他应该也不会想要一个油腻的审神者做他的主上吧~(。・`ω´・) 

       隔天吃完早餐的我,兴致匆匆的跑去找烛台切。

    “咪酱,那个......我最近似乎有点emmmmmmmm.......丰满,那个......能不能帮助我控制饮食呢?”我站在烛台切面前面无表情,双手背在身后,不安的握紧拳头,憋了很久还是没能把“胖”说出来,挣扎着替换成“丰满”。

      喂喂~咪酱,虽然我的用词有点奇怪,可你也不用眼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别以为我看不到你一那瞬间意味深长的眼神。(*  ̄ー ̄)

     “主上,我觉得您这样挺好的,之前您太瘦了,丰满一点会受欢迎一点哟~”烛台切微笑着和眼前的少女交流。啊~少女开始注意形象是时候就是恋情即将到来,主上呀~也到了这个时候么~

       暴,暴击......对不起,我还不够丰满,吃进去的都成了胖,辜负了你的苦心呀,咪酱。(失意体前屈.JPG)

    “呀......那个......不是你想的丰满。”内心受到创伤的我,微微颤抖的手捂住还没有眼前男人胸大的.....胸,鼓起勇气继续说:“是最近伙食太好了,就.......就......就胖了,你看,之前的衣服现在穿有点紧绷绷的,还有你看我的腰是不是还粗了些。”

    “唔......主上这是在长身体吧?看来以后可要准备丰盛一点的正餐,点心也要增加一点分量了,对了,主上的衣物也要换呢~找一天我们去采购以下?”烛台切看向她还纤细的腰,绅士的提出邀请。

     长身体?是呀~我是在长身体,只不过是向横发展,再吃下去,要变成球了!再美的的衣服穿不下也白买了不是?乖~咪酱~减肥之路不能少了你的帮助呀!(┬_┬)

    “这样说吧,一个女孩子胖起来,会得不到公主抱的呀,因为太重了,对不对?” 企图跟他讲道理,改变一下心意。

     “等等,主上你是说有男士可能会公主抱不起您?恕在下直言,那不是男士,那只是个还没长大的小男孩,像我甚至是本丸里任何一位付丧神都可以轻松抱起您。”烛台切微微皱眉,对少女的看人眼色有些担心。

   “那胖起来很多漂亮衣服都穿不了呀~”又一次试图改变他的看法。

    “主上,颜容并不平凡,穿什么都那么漂亮,衣物并不能为您增加多少美。”烛台切盯着少女的脸看,觉得少女貌似有些不自信。

   “那!胖起来会被别人笑的!”最后挣扎一下。

    “唉......主上啊~何必那么在意那些人的看法呢?那些不重要的人,为什么要在意他们呢?”烛台切叹气,抬头对站在门口的莺丸问:“莺丸殿,您说呢?”

    “呀~~本来只是来拿一下杯子,没想到听到这话,嘛~主上,不要在意他人怎么说,我一直想要传达这句话哟~”莺丸揉揉面无表情的少女头,拿了杯子又出门了。

      咪酱,有人跟你说过你很会撩么?被你说得不想减肥了,甚至还想继续吃,你,有毒........_( :з」∠)_

     我任由莺丸揉头,瘫着脸不知道做何表情,最后还是选择不做表情。

    “嘛~主上可以去茶室里思考哟~那边比较温暖还有被炉,待会我还会送一些茶点过去。”烛台切怕少女在厨房站下去会被冻到,毕竟现在窗门都开着通风。

      于是迷迷糊糊的我被烛台切哄着出了厨房,进入茶室。

      今天茶室窝着很多短刀,陪短刀玩的一期一振还有日常不挪位置的三日月,莺丸,髭切,鹤丸,短刀们互相打闹着,老刀精们喝茶聊天。

       满室的长腿晃得我眼花,赶紧在被炉旁边找个位置挤进去,被挤到的老刀精还是很淡定喝茶,倒是看到审神者就有些激动的短刀,一个个围过去,乱更是从后面抱住少女的腰撒娇。

      然后少女防不慎防的遭受到来自乱藤四郎史上最强的真剑比杀。

     “主公,你变胖了。”

      空气一瞬间凝固,整个茶室陷入蜜汁尴尬。

      碎审现场。







    御倾婶婶落地成盒。

    作者把婶婶挖出来还给她本丸里的刀刀们:温柔点,你们家的少女心要被碎成盐了。

    乱惊慌失措的握住婶婶的手说:以后我不会再一次在大家面前说您胖了。

    又一次经历公开处刑的御倾婶婶表示她想回盒子里。


什么?你们说什么?过年了?嗯……看来是要努力的时候了(企图再一次经历一下上一年的极速更新,跃跃欲试jpg)

【刀剑乱舞】有一个关注点偏移的审神者(第三章)

【刀剑乱舞】有一个关注点偏移的审神者

 又名:审神者总是掉线

1.突如其来的脑洞

2.OOC,人物把握不好

3.逻辑躺尸,文笔躺尸,请勿喷,请多多包含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看~~~~~~~~~






       这是一个不亚于大别墅面积的和风建筑,到处都从满着生机就是因为没有人的到来显得寂静。

    “sa~审神者,请为自己起个称号,任职期间不~能~告诉任~何~刀剑男士您的真~名~”狐之助考虑到小女孩的天真,着重强调一次重点词语,然后它就看到小女孩在门口左看看右瞧瞧,敲敲门还问一句:“有人么~~~~”

     “审神者!您听到刚刚在下说的话么?”狐之助感到一阵无力,一直翘着的蓬松尾巴也微微垂下。

     “有听到~就叫小宓吧~”心不在焉的敲敲门,想着肿么还没有人来开门? (⊙ˍ⊙)

     “审神者,不用敲门,因为现在这个本丸还没有人,这里有无把初始刀,请选一把,他会带你了解这座本丸。”狐之助此刻就想赶紧交代完回去享用油豆腐,它把五把刀以刀剑的形式显现在她面前。

      我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五把刀,发现每一把都各有特色的亮点,可是其中一把暗红色刀鞘的刀吸引到自己注意力。

      这把刀,看起来......好像很合手的样子!要不拿起来试试看?试试吧~~( ̄. ̄)+

      伸手就握住刀,还准备挥舞一下,没想到刀自己在手里发光,一个身影渐渐出现在眼前,自己被吓到往后退两步。

    “我叫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终于得以现形的加州清光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后就看到自己本体被以不标准的姿势握在一个小女孩手里,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和他对望一会后,后知后觉的开始自我介绍:“我叫宓......叫小宓!”

        差, 差点就说出来了,呼......(๑→ܫ←)

     “好了既然你们互相认识了,接下来在下还有任务,清光殿,审神者就交给你了。”狐之助眯眯眼说完赶紧撤退,剩下的四把刀也一并消失。

       可是....我也只是知道这个小哥哥的名字呀( ・ˍ・)  ......嘛~船到桥头自然直~(。・`ω´・)

    “主上......我虽然很高兴你那么喜欢我,不过没有用正确姿势抽出刀的话,会很容易割伤自己的,可以把它给我么?”加州清光面对可爱的君主还是有很多耐心的,微笑着解释。

       唔......给他吧,我可是好孩子呢~(′▽`〃)

     “好的~~~”乖巧的把刀递给他,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问:“呐~我怎么使用你?你说难以上手,有一天我能很好的用你么?”

        好好奇呀~一个人要怎么被另一个人使用并上手的。(●′ω`●) 

     “啊~主上一定可以的,努力一下可就可以很好的使用我哟~不过可能要等主上在长大些。”毕竟打刀的长度和重量并不适合一个弱小孩子使用,不过能被君主亲手使用,对他们这些刀剑付丧神来说已经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他可要好好护着这个君主了。加州清光低头揉揉这个小君主那柔顺的头发。

    “嗯!我会努力长大的~”原来要使用他需要自己长大一些。(=′∇`=)

     “嘛~主上现在还小不用急,我们先进入本丸吧。”加州清光很自然的牵起女孩的手,一手推开大门,大门发出像是欢迎客人的吱呀声,缓缓的被推开。






     作者摸不着头发:“你们是怎么对上话的?明明感觉频道不大一样。”

     小宓审神者一脸茫然:”所以要怎么做才能把人使用并上手?“

     加州清光一听,惊呆了:”难道话题一开始就歪了。“

     作者摊手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一人一刀陷入沉思JPG。

【刀剑乱舞】有一个关注点偏移的审神者(第二章)

【刀剑乱舞】有一个关注点偏移的审神者

 又名:审神者总是掉线

1.突如其来的脑洞

2.OOC,人物把握不好

3.逻辑躺尸,文笔躺尸,请勿喷,请多多包含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看~~~~~~~~~




  

     “您好,请问您是傲天集团的千金,宓玲,宓小姐么?”一只长相讨喜的狐狸突然从花园里的草丛里跳出来,并开口了。

       小狐狸的面前站着时一位穿着品味十分平庸的小女孩。

       啊(o゚ω゚o),故事书里并不会全是假的呢~至少是真的有会说话的狐狸~~~(′・∀・『)

     “嗯!是的!你是九尾狐么?”天真的小孩无比坚信辅导老师给她讲的故事。

    “额......十分抱歉,在下并不是九尾狐。”狐之助脸色微僵,有点小尴尬的自我介绍:“咳!您好,我是时间政府的式神,狐之助,这次前来是想邀请您加入审神者队列,希望您能带领各位刀剑男士维护历史。”

       小女孩并不像其他人一般见到未知事物会胆小会害怕,相反倒是充满从未有过的好奇心,应该说是她的生活环境导致她的性格和别的小孩不一样,脑海里没有符合实际现实的常理,可以说是富有想象力,创造力的小孩。

     “呐~你是肿么进来的?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你的毛看起来好柔顺,我能摸么?”( >ω<)我在狐之助面前蹲下,一连串的问题从她小嘴里蹦出,眨巴着双眼盯着狐狸的大尾巴。

      这个小孩有点奇怪,不过最后第二句话倒是取悦到它了,它晃晃自己的尾巴,把宝贝尾巴伸到小女孩眼前。

    “可以摸哟~作为交换,您能成为审神者么?”狐之助摇了摇尾巴。

    “是父亲的要求么?”我低头盯着在自己眼前的大尾巴,握紧放在膝上的手,捏皱裙子边。

       这个别墅一般只有父亲点头允许的人才能进入,而从小她在这个别墅见到的生人是极少的,这只狐狸说不定就是父亲放进来陪自己的呀~父亲真好~虽然常年见不到人不过心里还惦记着我呢~(* ̄︶ ̄*)

    “虽然很遗憾,但的确是你父亲允许的。”狐之助灵动的双眼透露着怜惜,这是个被当做商品的孩子,它可不擅长哄小孩呀。

    “嘿~那我开始摸了~”得到狐之助的回答后,不再忍着,伸手去触摸手感柔软的尾巴。“哇~~软乎乎的!”(~ ̄▽ ̄~)

      嗷~~~好软!电视里的动物!终于被我摸到了!(/≧▽≦/)   

      狐之助看到的是小女孩微笑着去轻抚自己尾巴,天真纯粹的双眼里没有悲伤,或许她并不知道她将离开熟悉的地方,嘛~任务完成就行了,油豆腐这个时候应该发放到自己住处吧~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狐之助伸个懒腰,收回被摸得麻麻的尾巴,跳进新任审神者的怀里。

       这孩子看起来傻傻的,撸狐狸的手法还不错呢~

    “是~”我拉着长音,怀里抱着狐狸时不时捏捏它的肉垫,顺顺毛,一步步走出从未踏出一步的别墅大门。

       欧~狐狸的肉垫是长这样的呀~粉粉嫩嫩的,好像橡皮糖吔~~~~(线已经不是道掉到哪去.JPG)




     作者看着上边的审神者,擦擦额头滑下来的汗,感叹:“这孩子真好拐。”

     宓玲抬头问:有事么?要一起撸么?(沉迷撸狐狸jpg)

     狐之助被撸到浑身无力,软绵绵的任揉。

     “没......要!”作者神反应点头就把冰冷的双手捂进狐之助温暖的腹部。

     狐之助被冻得咸鱼翻身一下,又被作者和宓玲按住,无法挣扎。

     于是作者和小宓撸个爽。

      狐之助预感到明天可能要拉肚子,一脸生无可恋。

【刀剑乱舞】有一个关注点偏移的审神者

【刀剑乱舞】有一个关注点偏移的审神者

 又名:审神者总是掉线

1.突如其来的脑洞

2.OOC,人物把握不好

3.逻辑躺尸,文笔躺尸,请勿喷,请多多包含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看~~~~~~~~~






      在寒冷的冬天,少女毫不客气的钻进三面都坐满付丧神的被炉里,瑟瑟发抖的缩成一团。

     “唉......啊路基,说了多少遍了,冷就多穿点,被属下看到会不好的。”跟在身后穿着紫色内番服的近侍叹气扶额。

     “嘛~长谷部不用这样严格对待小姑娘哟,她还是个孩子呢~~~”坐在被炉一边的三日月宗近捧着茶杯,打着哈哈。

     “三日月殿......啊路基......”近侍微微皱眉,盯着少女钻进去的地方还想说点什么。

     “长谷部,你的内番似乎还没做哟~在不做就要天黑了,家主这我们照看着,你快去吧。”坐在被炉的另一边髭切一手捏着点心,微笑提醒。

     “啊......那就拜托你们了。”近侍才想起自己身负重任,挣扎了一下后只能匆匆去完成任务。

     坐在被炉里的付丧神们沉默了一会,拥有茶绿色头发的付丧神垂下眼帘,轻声说:“她睡着了。”

    “真是佩服,那种情况下居然能心大的睡着,不愧的家主。”髭切小口品尝着点心,软软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小姑娘这阵子累坏了呢~”三日月宗近被当做枕头的腿一动不动,怕惊动熟睡中的少女。

     随后整个茶室无人说话,安静品茶,一室满溢着一种安谧的气氛。

     少女本来是没有睡着的,不过因为被炉的温暖,太舒服了才睡着的,睡着前她思考着当初是怎么接触到这种幸福生活的?

 




      作者:先悄咪咪撸一小段开头~~~ ( ̄▽ ̄)~*

     少女盯着她作者看了一阵子,开口问道:这就是还没有给我起名的原因? (。_。)

      作者思考一下答:......并不是,冷♂茎,下一章出来前会给你起名的。

     少女感觉哪里似乎有点不对劲,不过还是傻呼呼的点头微笑。

     作者(计画通り.jpg)

什么?你们说什么?过年了?嗯……看来是要努力的时候了(企图再一次经历一下上一年的极速更新,跃跃欲试jpg)

    200级审神者纪念,委托符:1439   /加速符:853    /小判:281331

   审神者200级极化书信(bu):

    回顾起第一天就任的时候我,你们应该有所感触吧,嘛,现在我也没有变,不,可能会变得更加坚强。

    跟着你们一起出阵的日子真的很快乐,为你们的每一次进步都感到开心。

   辛苦本丸里的刀刀们,陪着我胡闹,陪着我努力。

   今后,也要多多指教。

 





    婶婶:让我躺下歇息一下。

   刀刀:婶婶起来肝刀啦。(推推躺在地上的审神者)

人生第一次叫救护车,第一次胃疼到吐胆汁,人家的胆子本来就小,还吐胆汁,完了完了........昨天晚上还在梦里脚抽筋,老疼了~迷糊中给自己捏捏小腿肚,然后又睡着了.......唉......医生可是个帅小伙~地铁站的工作人员真热心,我很感动~给他们比心~